首页  >   文化  >  正文

“路遥文学奖”2016下半年度作品揭晓 张忌《出家》获冠军

珠穆朗玛网讯  2017年1月17日在北京“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召开了2016下半年度中国长篇小说创作评审会,“路遥文学奖”全体评委、专家观察员和监事会代表出席了会议。会上评委们逐一讨论了一审评委推荐的七部作品,经一审、二审评委共同投票表决,推选出了2016下半年度“路遥文学奖”冠军作品为张忌的长篇小说《出家》、杨志鹏的《百年密意》、北村的《安慰书》获得入围。

  据“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主任高玉涛介绍,这三部作品将与2016上半年度“路奖”冠军作品方方的《软埋》、入围作品王刚的《喀什噶尔》、杜禅的《圣人开花》共同角逐第三届“路遥文学奖”桂冠,形成六选一的激烈竞争局面,究竟哪部作品能够在终评审中得到多数评委认可,最终胜出夺魁,值得期待。

  高玉涛还透露说,“路遥文学奖”2016中国长篇小说年度排行榜将于近日发布榜单。根据“路奖”评委全年作品审读情况和集体讨论意见,著名文学批评家鲁太光评委代表评委会正在撰写“路遥文学奖”2016中国长篇小说创作年度盘点报告,于排行榜榜单同时发布。

  “路奖”一审评委推荐角逐下半年度评选的作品是赵本夫的《天漏》(《作家》2016年第9期、第10期),北村的《安慰书》(《花城》2016年第5期),李凤群的《大风》(《收获 长篇专号》2016年春秋卷),张忌的《出家》(《收获 长篇专号》2016年春秋卷),冯良的《西南边》(《收获 长篇专号》2016年秋冬卷),杨志鹏的《百年密意》(《长篇小说选刊》2016年第5期),季宇的《好大事》(《十月 长篇小说》2016年第6期)。

  评委们普遍认为年轻作家张忌的《出家》是一部从内容到写作风格都很独特的作品。这部作品写的是当下的农民工的故事,但作品却同时打开了尘世与佛门两扇门。在尘世,主人公方泉用力用心,赚到的是几百、几千的血汗钱,根本填不满家庭的日常开销这个大窟窿;在佛门,方泉动辄几万、几十万地赚钱,钱多得他都不敢拿。佛门的护法成了拉钱的业务员。方泉的护法周郁为了拉出资人,满嘴跑马,把方泉这个假和尚说成了真活佛。佛门里的欺诈、贪欲如同尘世。

  作品难得的是始终能够贴着地面写人物,人物的情感描写真实、自然,作恶时还能心存善念、贪念中总带着精神的迷茫、迷途中总能抬头启盼精神的光亮。也有评委认为作品写得光顺清新,有清凉之美,却缺乏长篇小说应该具备的某种灼热与猛烈撕扯。

  评委们认为《百年密意》为当代中国社会历史给出了一个鲜活准确的记录。这个功绩就是很大的。作品人物通过梦幻让人物在当下看到自己的过去。将今天妃子山的开放项目和当年吴满满和王狗剩对龙吟山美穴地的争夺比照起来写,带有深刻的警世意味。

  《百年密意》的遗憾就在于历史书写的乏力、历史书写的模式化——它对故乡历史的书写、对家世想象完全落在了贾平凹、莫言营造的模式中。故乡高僧的书写和主人公最后的皈依佛门连同五台山之行都把原本应该虚写、虚设的景象、境界坐得过实,反而使整个小说叙事落在了陈旧的历史意识、历史观念层面,小说丧失了现代性的社会观照智慧与觉悟。

  评委们对北村的《安慰书》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看法。有评委认为北村是一个有宗教情怀的作家,他一直把写作当作一种教义的探索或忏悔讲述,因此任何现实的题材他都会进行独特的降温和距离隔离,同时将笔触落脚到人的心灵的最低处、最深处。《安慰书》中作者对现实的书写和解读,不仅仅是展示、直面“血色”与“铜色”、“肉色”、“黑色”的当下,而是进一步把思绪、情感、灵魂上升到了最普遍的人性的底色、人性的诉求、灵魂的拷问,和最终的生命意义的“安慰”问题。

  也有评委认为《安慰书》讨论的是官二代陈瞳激情杀人是否应该得到宽恕这样敏感的社会问题,作家选择写这样的题材是颇有挑战性的。北村将陈瞳天使化和将底层人物丑陋化的描写无疑是将基督慈爱的光辉只照临到少数人身上。

  有评委提出是否可以把路内去年期刊首发、今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慈悲》纳入评奖范围,大家参照《路奖评审条例》进行了讨论,认为《条例》原来的规定是合理的。会议上大家达成共识,以后路奖评审工作首先遵循《条例》,在评审过程中如果遇到类似问题,应先集体讨论,修改《条例》,使其完善,再根据《条例》规定执行。(通讯员:王三福)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果果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果果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邮箱:2303596506@qq.com